老师床上的教导

发布: 6个月前
字数: 6422
9651 次查看

  “起来!日下部、日下部真!”

  “嗯…”

  耳边传来露易塔的声音。

  “!?这、这里是…”

  “不是在学校啦!早啊、阿真。”

  啪沙!真跳了起来,他还在苏菲亚的房间里。眼前出现的竟是露易塔,苏菲亚站在她身後。真看到窗外的红霞,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睡了很久。

  “老师,为什麽在这里?难道,是因为我翘课的事?”

  真不清醒地问道,苏菲亚说道:“你会吓一跳也没办法,我还没说清楚,对不起。”

  露易塔将脸靠近,凝视着真胸前的痣。

  “…嗯、是莫西亚的『神的刻印』,和别的不一样呀!我实际上是苏菲亚的夥伴,一直没告诉你,对不起。”

  “咦?老师也是…从天界来的天使?”

  “对、我是为帮助你而来的。”

  “那、老师和我…”

  “苏菲亚已打开了『关键』,所以我没必要和你做了。不过你想做的话,也可以做!”

  “不、我…你说『关键』是什麽…?”

  “啊、老师那麽没魅力呀?”

  “不、不是的。”

  露易塔的模样和平常不同,和在游戏场厕所看到的她…?

  “露易塔、别取笑他了,我来说明吧。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“我按顺序说,你好好听吧!现在…在地上辅佐阿真战斗的天使,有好几个。”

  “是你和露易塔老师…?”

  “不、我们没有那种力量。从天界降下时,已消耗了很多力量。以转生形式降下的强力破坏天使才是啦!可是…”

  “苏菲亚没找到,而我为了寻找天使,先降到地上来了。”

  露易塔插进来说,真感到有点怪异。事件愈来愈明白了吧?

  不、还没有,还有莉莉丝的事…

  “那些没关系啦!我还没找到全部的天使,…阿真,有件事要拜托你喔!”

  “拜托我?”

  “让转生的天使觉醒的方法是—和阿真发生关系。这样才能准备好呼应莫西亚的仪式,让他觉醒。我昨晚就是用这个方法,才解除了真被封印的一部份力量,让天使的能力觉醒。这就是露易塔说的『关键』。”

  “要我和她们发生关系?”

  “嗯、在露西华复活前,和全部的天使做爱。只要做爱就能解除真的封印,不困难吧!”

  “所以昨晚,你问我有没有经验…但是…”

  “放心吧!天使都是女的。”

  露易塔的回答,和预期的一样。

  “以男性转生的,只有莫西亚而已,太好了!阿真。你要记得,天使的身上,并没有『砷的刻印』喔!”露易塔说道。

  “是吗?”

  “还有,天使都是你身边的人,如果她们不在附近,可很麻烦喔!”

  “你想做这个工作吧?就和刚才一样,和天界的人做爱,消耗体力然後睡觉,生活可能会一团乱吧?”

  “嗯、我知道了啦。苏菲亚…”

  真简单说了几句,便离开了苏菲亚家。

  * * *

  “他怎麽样呢?”

  “好像相信了,大概没问题吧?”

  “这样虽好…但不许失败喔!苏菲亚。”

  “现在也只好相信他了。”

  “…对呀!”

  * * *

  真回到家後,开始淋浴。

  “总觉得不对…我似乎没必要做这种事,她们把我当成道具一样…”

  真出了浴室,穿好衣服後便离开了公寓。

  “阿真,是你呀?真高兴!”

  真敲了莉莉丝的房门,她一边狂吻真,边带他进屋。

  “嗯,有事想和你谈。”

  喀锵、铁门关上了。

  “什麽都可以和我说。我会帮你的忙…有可疑的味道喔!”

  “…似乎瞒不了你呀。我是想和你商量,但,搞不好你会生气。”

  “啊、只要你想做,和谁做都没关系啦!不要和人类比较好。你是露西华,在真正复活之前,表现得像恶魔,对我来说也是高兴的事。”

  “什、什麽意思?”

  “但,不要天使的气味,染上我的气味吧!”

  说完,莉莉丝将真压倒。这次比上次更加激情,似乎要将真融化一般。完事後,身上满是莉莉丝的汗水和爱液。

  “阿真,除了做爱,苏菲亚还对你做了什麽?”在床上,莉莉丝边喘息边问。

  “说什麽『关键』,但我并没有感觉…你知道吗?”

  “知道。你在我体内时,我就感觉到那股力量。和平常不同喔!”

  “那,我不是露西华,而是莫西亚吗?”

  真感到不安,将要离开无条件看着自己的莉莉丝。被双亲疏远的真,首次对人产生了感情。但,自己若是莫西亚的话,莉莉丝会和自己敌对,他害怕这点。

  “不是的!那是露西华的力量。你以前是天使,这是当然的。那个…『神的刻印』也是一样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还不能相信我的话吗?告诉你她们所隐瞒的事吧!”

  “什麽事?”

  真拥抱莉莉丝丰乳,她的体温让他感到安详。

  “你妈妈有这样抱过你吗?”

  “没有印象。我父母好像讨厌我。”

  “不是讨厌,而是无法疼爱你。”

  “可是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,应该照顾我呀。”

  “亲生父母…看来你什麽都不知道。至少,你爸不是你的亲生父亲!”

  “我是私生子吗?”

  “不、你母亲在生你之前,有两年没有和人发生关系。包括你父亲。”

  “那我怎麽出生?”

  真抬起脸凝视莉莉丝的眼睛,她不像在说谎。

  “你的父母是考古学家吧?”

  “嗯、但和这有关系吗?”

  “…是十几年前的事啦!你父母去中东某国调查遗迹,发掘『死海文书』。当时他们年轻气盛,潜得比其他研究员更深。找到一个没人碰过的壶。他俩兴奋得当场开封,解读了其中的羊皮卷。这行动导致了他们的命运。上面写:『最初见到这文书的女人,将受最终来临之胎』喔!“”…“”你的父母,虽然不完全相信,但刻意几个月不做爱,想证明那是无妄的预言。阿真的母亲也一样。但叁个月後,却不得不去妇产科检查。那预言是真的,生下的婴儿就是你。“”骗、骗人的吧?“真的声音微微发抖。”文书上也有写『神的刻印』的事。你母亲看到生下来的你,感到不舒服。将那文书送给母校—也就是你现在读的学校—的修女。这样你有线索了吧?“”我不相信…“”你不相信也没办法。苏菲亚她们也知道,我不会说谎。你不是能去教堂调查吗?“的确和事实符合。莉莉丝知道真可以偷偷地进教堂调查,不像是虚张声势。”我…到底是谁的孩子?“真绝望地喃喃说道。”虽然是神的孩子,但是却被抛弃了,阿真真可怜…但,有我在,我可以为你做一切!就像你以前为我一样…“莉莉丝抱着抓住胸口的真,不停狂吻着。真没发出声音,只是不停流着泪。从那天开始,真就一直待在莉莉丝的家。与她的亲密程度与日俱增。她以温柔的态度接受真,让他看自己的种种表情。这是对一直疏远他人,感到不被爱的反动吧?真只想着莉莉丝。因为怀疑她的话,也会对他自身产生怀疑,真便不去找证据。他已完全被她吸引了。第六章欺骗一周之後,真才去学校。莉莉丝认为不能让别人怀疑,便催他去上学。”啊!阿真!!你去哪里了?房门也不锁!“麻理的反应和预想的一样。此时,真只感到郁闷。”别管我好不好!“”怎麽这种态度!我是担心呀、你最近很奇怪喔…“”罗嗦!“真对她怒吼。这对麻理来说,是少有的事。连真也对自己的大声吓了一跳。”啊、对不起…“”…算了、别说了。“通常麻理会对他吼回来,但她现在只小声地说。这不禁令真感到有点不忍。”对不起,我向你道歉。“”不,我太烦人了,我才该道歉,对不起。不会再这样了。

  对了、你知道莉莉丝吗?她都没来学校,我是她的向导呀。“真这才想起,莉莉丝家的电话响了好几次。”…我、我不知道。“”对了、阿真,不要一直翘课!去照顾苏菲亚吧。她好像很在意你。“听到麻理的话,真才想起,莉莉丝说过不要引起苏菲亚的怀疑。他望向苏菲亚,和她四目相接时,发现她一直望着自己。真对她笑了笑,她也对真微笑,真稍微安心了。但下一节课,她传来了MAIL。内容是:今天请来我家,真想起她前几天所说关於天使的事。”怎麽办…“这天放学,真急忙准备回家。心想只能照苏菲亚说的做了。”真、来一下!“”啊、慎一。我今天想早点走!“”来一下就好了。“既然慎一这麽说,两人便上了顶楼。”你记得最近那个女孩吗?“”嗯、你说户狩吧?“”我问了乾姐,但、她仍然行踪不明。“”啊…从那天吗?已经十天了呀!“”而且当时没有通报。乾姐让她走了…这事会曝光吧?“”嗯、真是糟糕。“”我不管了!是你发现她的,你有责任呀!“”怎麽这麽说…啊、可是—“真说着,突然想到一条线索。”啊、不知道现在该怎麽办…搞不好…“真想到的是,莉莉丝应该认识他在公园遇到的男人。”真的吗?太好了!还要找我乾姐…“”等等、没约好呀!不过就算线索错误,我也会去找。“”这麽说,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“”别这麽说。也是因为我的缘故,你才要这麽在意呀!还有,你喜欢乾姐的事,我没有兄弟姐妹,所以不太明白…那是像喜欢班上的女生一样吗?“”笨蛋、完全不一样!“”可是,乾姐不是女人吗?“”我不记得说过那种话,饶了我吧!“慎一很久以前告诉真:自己喜欢乾姐。因为和她住在一起,有时夜晚睡不着,便找真去夜游。这是他喝醉酒时说的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哈哈、别害羞!我会去找那女孩,再见罗!“”拜托了!“***”欢迎你来!今天为止感觉如何?身体状况还好吧?“”我很好,谢谢你的关心。“”阿真的身体要是有怎麽样,可就糟糕罗!“苏菲亚微笑着说,这却令真有种厌恶感。(…果然,她只是想利用我…?)”请进!今天还有别的客人喔!“”喔?“苏菲亚家除了露易塔,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。从制服来看,是和真同一个学校的学生。露易塔说明道:“她是之前提的,身上有天使的印记,叫做木岛惠。”

  “你好,我是二年C班的木岛。你是莫西亚?”

  “嗯、她们是这麽说的…”

  “老师,真的是这个人吗?”

  “他现在虽然是这样,但觉醒後就会变了个人喔!”

  “嗯、既然老师这麽说的话…”

  苏菲亚小声地说道:“阿真,照我所说的做吧。拜托了!”

  “可、可是,突然…”

  “这些阿惠小姐都了解。我们找到的女性中,最早知道的就是她了。”

  苏菲亚所说的是:要解开封印让她觉醒,也就是要真和她做爱。

  “我们出去晃一晃,加油罗!阿真!”

  “啊、老师!等一下!!”

  露易塔虽好像还想和阿惠说什麽,但仍和苏菲亚一起出了房间。留下真和阿惠两人沉默着。

  她似乎在想什麽,凝望了真一下。真低下头躲开她的视线。

  “你怎麽不说话?”她有点焦急地开了口。

  “我、我…”

  “什麽?那麽不想和我做吗?”

  “不、不是那样。”

  阿惠极有魅力。一头具透明感的长直发。虽和真同年,但脸型很成熟。从外表看她体型丰满,但举止还有少女气息,形成绝妙的对比。

  “啊、嗯…你知道要做什麽吧?”

  “就是那回事呀!所以我才来这里。”

  “但…做这种事,也不会抗拒吗?”

  “当然!我们才第一次见面,不过我相信苏菲亚的话。所以…没办法罗!”

  “你说没办法…”

  “上床吧!不要再说了!”阿惠这麽说着,便脱了上衣,躺在床上。

  “你怎麽了?我还希望由你主导呢!”

  “…”真沉默半晌,走到阿惠身边。

  “不要太粗暴喔!我很害羞,而且我还是处女。”

  “咦…”听到阿惠这麽说,真不禁停住了手。

  “啊、对不起。别在意我说的话。”

  “那…不要做了。骗苏菲亚她们说『已经做了』吧!”

  “什麽呀!不行啦!”

  阿惠沉默了一会儿,仍慢慢地脱下了衣服。

  “看吧…”

  她的裸体,比真所想像的更加诱人。

  “这样好害羞喔!但这是我的命运。要跟你这种人…我烦恼得失眠好几天。但,人已经在这里了。你知道是什麽意思吧?”

  “…”

  “…我之前可能说得太过份了。你会生气吧?但我只想做我能做的事。”

  真不知该说什麽,便把手搭在阿惠肩上。

  “嗯、我不说了。只要我的身体能拯救世界,你就不要在意了。”

  阿惠这麽说道。真虽然困惑,但不再思考了。他爬到阿惠身上,一想到她的事,便有种罪恶感。但是实际上,她的裸体挑起了真的欲望。与其一一说明,不如顺着这欲望,还会轻松一点。

  “…嗯!”真碰触她的乳房,她全身一震,看来很紧张。

  “放松一点!”

  “嗯…”

  真压抑兴奋的心情,慢慢地爱抚她。她的身体微微打开,他以手指和舌,从乳头、背爱抚到她的腰。没被抚摸过的肌肤,有了反应。真的手触到了花园。

  “啊…不要、好害羞!”

  真不理会她,在还未充满湿润的花园,展开了重点攻击。

  “啊啊—啊…!”她发出微微的呻吟。

  “喂、已经…可以了。”

  “…可以了吗?”

  真改变位置,将自己的分身抵在花蕾上。虽然那里稍微有抵抗感,但仍然进入了她的身体。

  “唔唔…唔…”

  她的脸孔痛苦地皱起,但咬着牙忍耐着,接受了真的进入。

  “…痛吗?”

  “我、我会忍耐…你…亲我。”

  如她所愿,真亲吻她的唇,身体动作时,她的紧张便缓和似地,抵抗感也减少了。真开始真正的动作。

  “嗯、啊…痛…”

  她仍然表情痛苦。她忍耐着痛,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。但,真已无法将动作缓和下来,反而渐渐加快速度。

  “唔…嗯…啊啊、快、快一点!”

  似乎快到了界限,阿惠眼中虽含着泪水,但对真乞求着。真更加快了腰部的动作。

  “嗯…不行了…!”

  “…啊、啊、忆、啊啊啊啊!”

  真到了顶峰时,将彼此的身体分开。

  “哈、哈、哈啊…完事了吧…”

  她痛苦地喘息着,勉强打起精神地对真笑笑。床单上一大片赤红,映入眼,是她丧失童贞的证明。

  真无言地抚摸着她的头发。